安阳:一个被非法集资摧残的城市 一夜之间万千家庭一贫如洗
时间:2015-05-01 13:17:42    来源:转载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新闻首页    我来说两句()



 阅读提示:这些年,高息集资成了部分人的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,大家饭前饭后、出门打牌、买菜卖菜,所有的闲时讨论都成了谁谁在哪哪放钱赚了多少钱?谁家项目好?谁家安全?谁家给的利息高?身在其中,都难以不随波逐流,都难以洁身自好,如同大家眼中的无官不贪,无商不奸一样。

  非法集资的集中爆发,席卷了安阳一多半以上的家庭,很多家庭一夜之间一贫如洗,甚至负债累累。

  自上世纪80年代末起步至今,以“甲骨文和易经的故乡”著称的安阳,先后经历了“读书社”式初级小额融资、实体经济民间融资、传销式资本空转三个阶段的演变,构成一部完整的大陆民间集资发展史。

  安阳地处三省交汇,这个以重工业为主的地级市,在河南省的经济排名第四,是并不算发达的内陆城市。然而,民间融资之于安阳可谓历史悠久,几与改革开放同期发生。

  殷都区政府承认,该区集资户占辖区居民户的80%左右。安阳市一夜之间冒出300多家高息揽储的公司,跨地产、能源、矿产、汽车租赁等当地几乎所有行业。利息从最初的3分一路攀升,最高时达到了1毛出头。

  安阳人对民间集资并不陌生,这个经历了20年多民间集资史的城市,见识过花样翻新、品种齐全的各种变相集资手法,饱尝财富带来的刺激和痛楚。

  安阳首富的发迹史

  安阳最早的民营企业超越集团和最大的民营企业贞元集团,都在市区多处设立借贷的联络处,比如银行利息在6厘左右时,其设定的利息保持在2-2.5分,最高达到3分。一些中小企业更是对民间资金极度依赖。

  超越集团为安阳最大民企,和当地的地下金融,有着割舍不断的关联。

  超越集团的老板为杨清河。

  早年的杨清河命运多舛,9岁丧父,高中辍学,之后跟姑父学习经商。贩过煤,捣腾过家电,到1987年时,杨清河已积累下40万元存款。这一年,杨刚刚20岁。

  1988年,杨清河创办了“读去读来读书社”。

  是年10月,杨清河任社长的安阳市“读去读来读书社”及其9个分社同时开业。三年后发展会员5万余众。1993年成立了安阳超越房地产开发公司。26岁时,杨清河成为显赫一时的千万富翁。

  被判死刑的老板

  杨的成功引来效仿者。1993年,安阳人宋跃福成立华通翻译有限责任公司,开始采取高额利率回报等形式,在市民中集资。

  2003年9月,华通翻译和梦娜实业几个项目投资失败,无力支付集资者本金和利息,血本无归者聚众堵截京广铁路,致使京广铁路停止运行17分钟,造成4列火车停运。2005年12月,华通翻译老总宋跃福以集资诈骗罪被判处死刑。

  在安阳,华通事件也对超越集团产生了巨大影响。杨清河提及超越集团经历的一次挤兑风波:2003年9月6日,华通案发后,社会上开始传言超越也将查封,正在香港办事的杨清河紧急返回安阳。9月18日,他来到公司时,众多投资者和集团员工已聚集了一院子,当场有人提出要把钱取走。杨在两天做了12场报告安抚民众,并调集大量资金应对,最终平安度过了这场风波。

  精打细算安阳人

  以精打细算著称的安阳人,乐于把钱借给企业或熟悉的生意人获取高利息。安阳的地下金融持续活跃。

  退休于安阳豫北纱厂的老陈说,包括他在内,多名安阳豫北纱厂的职工在1992年前后,便先后将数年积蓄存入当地的贞元集团、超越集团等公司。2006年前后,老陈又将当年的退休金全部存入上述两家公司,总计金额60多万元。

  贞元集团、超越集团均为资产规模位居安阳前三的民营企业。贞元集团成立于1992年,先后涉足清洁能源、地产两大发展领域。截至2010年底,该公司总资产规模达16亿元,员工达1400余人(超越集团总资产已达70多亿元)。多位受访民众称,多年来,上述两家公司通过与借贷者签订购房合同、购天然气协议等方式,以月息2分至3分不等的利率,向当地民众借款。

  “钱串子”

 由于银行贷款程序繁琐等诸多原因,私营企业纷纷把目光盯向民间,并逐渐催生出了一个新的行当——“钱串子”。所谓“钱串子”,也就是一些单干的民间集资掮客,他们四处打听谁家有闲钱,然后找上门去,撮合其借钱给企业,自己从中分成。

  “钱串子”盈利方式多种多样,最常见的两种:

  一种是返点,即扣除借款额的比例,最初通行的标准是8%到10%,即借出1万元能得800元到1000元报酬;

 另一种是赚取利差,比如从别人手里收上来的利息是两分,放给企业的利息是3分。

  最初的民间借贷是在城郊及乡村进行,“钱串子”的拉拢对象多是亲戚、邻居、同学、战友,依靠熟人社会进行传播。之后,市区开始出现寄卖行、典当行、投资担保公司之类的机构,开始向市民公开融资。

  茶馆的“坐家”

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,在2010年新开担保公司的多是20来岁的年轻人,其中一大批为“富二代”,他们收上来钱之后做的第一件事通常就是换豪车。2010年,安阳街头一夜之间到处都是宝马、奔驰,路虎添了200多辆。

  除了高调的专业门店和营业部,一些装饰考究的茶馆、烟酒店、麻将馆开始成为集资的据点。这些据点对集资坐地抽成,被集资行当里的人称为“坐家”。一般情况下,在店里谈成一笔生意,老板可抽成两个点,也就是一万块钱的报酬是两百元。

  从市区到市郊,“钱串子”们异常活跃,通过亲戚、同乡、同事罗织出借贷关系网越来越大。在公园晨练的老人开始不断接到关于投资理财的传单,一个个关于发家致富的传说开始广为流传。

  死亡的乌云

  悲观情绪在安阳蔓延,不断有自杀新闻传出:安钢一女职工穿戴整齐后服毒身亡,一名女子在安阳第六人民医院的楼顶终身跃下……一名“钱串子”上吊后,前来讨债的老年集资者们拍碎了棺材:“你死了,我们怎么活啊?”

分享到: 更多
相关阅读:
    无相关信息
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,请到交流平台反馈。
企业服务
推广信息
点击排行
时尚资讯